四百六十 歸家


              小說:荒野王座  作者:永夜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荒野王座 //www.hnjssrmyy.com/read/144440.html 全文閱讀!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從北大西洋一路返回,逆戟鯨號最終停靠在了南海旅游開發區軍港。
                李歡第一次來這個地方,還是從盤石島回來,那時候一行人狼狽不堪。這次李歡再來,一船人吃得紅光滿面溝滿壕平,就差過上地主生活了。其實李歡沒想停靠軍港,但逆戟鯨號上還有一座密集陣沒有拆下來,這東西不拆下來,自己離船之后,逆戟鯨號肯定會被立刻扣押。
                李歡說好了安全返航之后,逆戟鯨號會原樣還給安德烈,他說到做到。
                從6月中旬李歡和上官晴從南海機場出發,到回到南海旅游區軍港的7月底,李歡和上官晴已經在外面混了一個多月了。
                李歡他們下船之后,逆戟鯨號會被拆除武器系統,在軍港補給完畢之后,安德雷他們還要橫跨太平洋,然后繞過好望角,最終返回卑爾根港,起碼還要小半個月時間。路上回去的費用,李歡已經給安德烈安排好了本來李歡是想給錢,可是安德烈死活不要,逆戟鯨號能重生,這就是他最大的希望了。
                好在,船上還有一大堆頂級補給,不需要重新補給,至于最重要的航油,港口負責人特別照過來告訴李歡,逆戟鯨號的航油港口包了。另外,在暗日的第一波攻擊之中,逆戟鯨號外部有些小損傷,負責港口的少校同志也大包大攬,這些東西,就當成李歡付給安德烈的尾款了。至于軍港為啥這么大方自己那條潛艇現在多半已經讓一干老司機拆成零件了,而且那座密集陣拆下來,肯定也不會賣廢鐵。雖然咱們也有自己研制的近防炮,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再不濟研究一下怎么干擾。拿了這么多好處,加點油簡直毛毛雨。
                “那我們就在這里告別吧,回去的時候一路順風,很榮幸跟你們一海!回去好好照顧你的兒子。”碼頭上,李歡和安德烈以及一干水手握手告別。
                “李先生,為您服務是我這輩子的榮幸,如果以后有機會來北歐,請記得一定要來找我!還要用船只要您招呼一聲,天涯海角我都開過來為您服務!”安德烈有些動情,特別是當李歡說起他兒子的時候。李歡這一趟算是給安德烈家解決了兩個天大的麻煩,從此以后,逆戟鯨號可以正常運作,兒子的病情也得到了徹底根除。
                除了安德烈,水手們也紛紛表示李歡要是還有什么計劃,一定要通知他們。安全不安全的不在他們考慮范圍之內,只要是李歡的活兒,他們都愿意干。
                因為李歡實在太大方了,除了給了他們數倍的酬金,一公斤的逆戟鯨黃金“紀念品”,也是一大筆錢。在這方面李歡從來不吝嗇,因為他知道自己行動的危險性,而且逆戟鯨號的船員的確也在這次航行中發揮了大作用,而且還有幾個受了輕傷,李歡認為他們完全值這個價。
                現在粗略一算,將船員報酬,維修逆戟鯨號,給養,獎勵等等東西算上,為了這次航行,李歡已經花費了將近八千萬美金。
                不過這筆錢掏的非常值,不說別的,單單是把暗日想要找到的東西毀了,逼出了暗日的首領,而且自己還獲得了那么大一批藝術品這些藝術品李歡都不太敢估價,他怕自己的心臟受不了。
                揮別了安德烈等人之后,希維爾也表示要帶著執法官們返程了。
                知道李歡他們靠港,紅海貿易特別派遣了接待員過來,給希維爾她們開綠色通道。因為希維爾現在和李歡到挪威的狀況一樣,沒有通過正常途徑進入,而紅海貿易對這個私自入境的問題向來看成高壓線。
                有外勤員協助他們辦理手續,但紅海貿易依然要求他們立刻離境。
                “李主任,那我們也走了,非常感謝您為我們做的一切。”希維爾跟李歡握了握手。
                “順帶的。”李歡微微一笑。
                “海洋獵人公會的整頓已經進入高峰期了,下次您再過來的時候,會看到一個嶄新的海洋獵人公會。”希維爾說道:“那我們就不打擾了,祝您事事好運。另外卡魯主教也讓我們替他傳話,以后您有什么需要的,海洋獵人公會絕不推脫。”
                說完,眾人在碼頭告別。
                “我也要走了,我只有一個月的假期,這次咱們花了太多時間在海上了,不過我很滿意。”上官晴挽著李歡的胳膊,在他臉上輕輕親了一下。
                “你也走啊?”李歡頗為驚訝。
                “我不走你不是頭疼了?”上官晴似笑非笑:“我跟你一起回山城去?等你看到陳雪怎么說?不過你放心,我現在不會出長期任務了,但畢竟我是軍人,有自己的幾率,我一有空就會過來找你玩的……你是我的,你跑不掉的。”
                “對對對,我是你的。”李歡趕緊點頭。
                上官晴說完之后,沖遠處揮揮手,一個小兵立刻開車靠了過來,看來在上岸之前上官晴已經安排好了。她臨上車的時候又拉著李歡給了他深深一吻,這才回頭坐上車:“我先回空勤大隊去述職,看看有沒有什么安排,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再來找你。”
                “一路順風!”李歡揮手告別。
                來的時候一大幫子人,回去的時候很快就剩下李歡一個了說一個不太準確,在李歡朝著軍港大門走的時候,他屁股后面還跟著一個人。
                “我說菲奧娜……”李歡走了一段路,終于忍不住停下了腳步:“你看,船員走了,執法官走了,我女朋友都走了,你還跟著我干什么啊?你脫離了暗日,不回去你的家族看看么?說不定家里還有什么事呢?你跟著我算怎么回事啊!”
                “主人,我不跟著你,又能去哪里呢?”菲奧娜甜甜一笑:“如果你這么不想我跟著你,剛剛紅海貿易的執法官來的時候,您就應該讓他們把我驅逐出境呀。”
                “我們這里不叫執法官,叫外勤……哎,我跟你說這個干什么。”李歡有些頭疼:“我現在要回家,你跟著我,算怎么回事?”
                “您是我的主人,我以我自己的名字起誓做您的奴仆,您的家,也就是我的家。”菲奧娜認真的說道,不過那副笑臉上卻帶著其他含義。
                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菲奧娜已經明白了李歡是個閑不住的人,在從北大西洋跨越太平洋來南中國海的時候,李歡零零散散問了一些亞特蘭蒂斯的問題。
                這些問題是白問的?
                菲奧娜肯定李歡是那種閑不住的人!納粹的末日軍事基地毀就毀了,那種東西的確不應該留在世界上,可如果還有亞特蘭蒂斯的冒險,菲奧娜可不想錯過。
                菲奧娜的話讓李歡頭疼。
                我的家也是你的家,這話要是讓自己爹媽聽到,自己的腿就算是保不住了。當然,李歡現在對菲奧娜很放心,兩人進行過溶血儀式,理論上兩人能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菲奧娜心里想的什么,李歡當然差不多也能猜到。
                亞特蘭蒂斯,他的確有些興趣。
                畢竟這是李歡從小就開始著迷的地方之一。
                不過這要去探索亞特蘭蒂斯,起碼得知道大概位置,知道位置之后,還得等著上官將軍把潛艇再拼湊完整還給自己。壓水推進系統就不指望了,反正李歡開潛艇也不干壞事,不怕人家發現,起碼給裝個柴油發動機。
                在沒潛艇之前,一切都是白扯。
                最終,李歡放棄了勸說,溶血儀式這個問題李歡曾經悄悄問過希維爾,希維爾也確認了,溶血儀式進行之后,兩方就算最“親密”的伙伴了。到了最后,李歡決定將菲奧娜帶回去,不過是以朋友的身份,而且他還打算給菲奧娜找個工作。
                現在暗日的首領在逃,自己在家的時候自然是不怕的,萬一自己不在家,那些納粹余黨趁機上門,那可就危險了。有一個煉氣九層的吸血鬼時時刻刻看著,李歡也放心不少。
                李歡的精血讓菲奧娜的修為跟吃了興奮劑一樣地提升,總算找到一點用處。
                “好吧,那你跟我回家,正好保護我的未婚妻,我未婚妻現在還在大學修讀……對了,你不是學霸嗎?索性你去當個老師,以你的學歷,去大學里混個教師的身份易如反掌,我在紅海貿易那邊給你要一個官方身份。”李歡囑咐:“切記切記,你能對別人說你是我什么‘最親密的人’,明白了嗎?我知道你留在我身邊想要干什么,好好保護我的家人,到時候我就帶你一起。”
                “明白了。”菲奧娜老老實實地點頭。
                ……
                當天晚上,李歡和菲奧娜兩人乘坐飛機,回到了山城,直接返回了楊帆一號別墅。
                陳國棟在自家隔壁買的別墅,除了門口的裝飾燈亮著,里面一片漆黑。
                也難怪,他是個大忙人,在李歡家隔壁買別墅純粹是為了應景,來這里住的時間屈指可數。李歡到家的時候,正好是晚餐時間,歡爸歡媽和陳雪三人坐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李歡推門進去之后,陳雪看到李歡,高興地“呀”了一聲,乳燕投林一般撲到他的懷里,在他臉上輕輕吻了一下:“歡哥回來了,我都快想死你了!”
                兩人訂婚之后,陳雪的膽子大了許多,換做以前,這些親昵的動作她是不會在人前做的。
                “乖,我還給你帶禮物了呢!”李歡掏出了一只黃金逆戟鯨。
                他打造的時候一共就打造了三十個,逆戟鯨號上滿打滿算沒超過三十人,剩下了幾個都當手信了。
                “好漂亮,是金的呢!”陳雪喜笑顏開,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李歡身后的菲奧娜,陳雪生性單純,看著這位美麗的吸血鬼,只好好奇:“歡哥,這是?”
                陳雪不亂想,不代表歡爸歡媽就有好臉色。
                所謂兒行千里母擔憂,本來兒子出一趟遠門,二老挺擔心,看到李歡回來,自然是高興的。可看到他身后站著的那個姑娘,二老臉上就不好看了。要知道李歡剛剛訂婚,這出去一趟就朝家里帶姑娘,老李家還要不要臉了?
                而且看那姑娘顯然不是省油的燈。
                最重要的,還是個外國妞!
                精致的面容,碧綠色的眸子,純銀色的卷發,身材更是歐洲人特有的火辣。雖然歡爸歡媽讓李歡推上了煉氣之路,但他們的層次太低,哪里能看穿菲奧娜是個修煉者,所以只是將她當成普通人罷了。
                “這是我的朋友,明天會去山城大學應聘做老師……”李歡當然知道父母腦子里想的什么,未免出現家庭慘劇,他趕緊隨口瞎扯:“我跟黃教授聯系過,他愿意做推薦人,她今天在我們家里借住一宿,明天一早我送小雪去上學,順便也帶她一起過去。”
                “哦,是老師啊!老師快請!”歡爸歡媽聽到這里釋然,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兩口子都是產業工人出身,對知識文化是非常尊重的。黃教授的大名二老也聽過,山城飯店還是黃教授幫忙。黃教授能推薦的,那必定是有知識的人,對于知識份子就必須給與應有的尊重不管身材火不火辣。
                “沒想到,主人在未婚妻面前竟然是這個樣子。”菲奧娜用精神力感嘆,兩人的境界相當,也只有兩人才能聽得見。
                “少廢話,明天一早給我好好表現,如果你應聘不上老師的話,那咱們趁早一拍兩散,明白了嗎?”李歡趕緊扯開話題,故意暗含威脅地說道。
                “您放心,一個大學老師而已。”菲奧娜自信一笑。
                ……
                李歡這次在北極圈雖然動靜鬧得挺大,但對國內沒啥影響,知道李歡回來之后,上級只是提點了他幾句,最近不要再出門亂跑了。貝拉米那邊提交的資料也發到了紅海貿易,李歡把人家的老巢炸毀了,暗日首領在逃,很可能會來找李歡的麻煩。
                在國外不好說,但在國內范圍,暗日要敢進來鬧事,紅海貿易巴不得這幫人趕緊來,趕緊來了趕緊被碾死,免得千日防賊。李歡也接受了這個建議,反正他現在沒其他事情可以干,菲奧娜說的亞特蘭蒂斯是沒影的事兒,等找到了具體線索再說吧。
                陪著上官晴折騰了一個月,得好好補償一下陳雪才行。
                今天李歡起了個大早,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跟大家一起吃晚飯之后,開車帶上了陳雪和菲奧娜兩人一起,前往山城大學。為了讓菲奧娜更好地保護陳雪,他真打算讓菲奧娜去山城大學混個職位。菲奧娜排除她的吸血鬼身份之外,真是一個妥妥的學霸,只要有推薦人,相信講師資格是很容易拿到的,甚至連教授都不在話下。
                李歡想了想,關于菲奧娜的身份沒有對陳雪保密,陳雪也被李歡推到了煉氣境界,雖然只是區區煉氣一層,但她對世界的理解已經不一樣了。聽到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美艷姑娘是個吸血鬼,陳雪兩只眼睛都放光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菲奧娜之后,好奇地問道:“菲奧娜……姐姐,你今年多大了呢?”
                “……五百七十六歲。”菲奧娜有點壓抑,吸血鬼雖然能永葆青春,但作為一個女性,還是挺介意被問道年紀的。可開口詢問是自家主人的未婚妻,要認真算起來還得叫一聲主母,所以菲奧娜就是郁悶,也得認真回答。
                “一點也看不出來,你看起來就比我大六七歲。”陳雪羨慕地說道。
                “小姐,這不是什么值得羨慕的事情,雖然我們擁有近乎永遠的壽命,這樣生活下去也挺無聊的。”菲奧娜微微一笑:“我反倒是羨慕普通人,你們能在有限的時間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這樣才不枉活了一輩子呢。如果沒有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就算活了再久,又有什么用呢?”
                李歡正在開車,聞言側目看向菲奧娜,這位學霸吸血鬼有時候說的話,深具哲理。一開始菲奧娜稱呼陳雪做“主母”,把陳雪叫了個滿臉通紅,在她自己的要求之下,稱呼才變成“小姐”。
                “嗯……有道理。我還聽說你們都怕太陽,為什么你不怕呢?”陳雪好像一個好奇寶寶,看著車窗外撒進的陽光落在菲奧娜的兩條大長腿上,可她好像一點都不畏懼。
                “到了我這個修為的吸血鬼其實已經不太怕太陽了,可我們還是不喜歡太陽……不過最近我也覺得我的身體有些改變,不但陽光沒有什么讓我不舒服的地方,而且我還能感覺到陽光的溫暖了。關于這個事情我也很詫異……”菲奧娜沉吟了一下:“也許,這是主人給我的血液產生的效果吧?煉氣士的精血的確有很多奇特的作用,只是我們以前從來沒發現過。總之,我現在應該不算一個純粹的血族了。”
                關于不畏懼陽光這一點,菲奧娜自己也想了很久。
                一個活了五百多年的吸血鬼,對陽光已經有很強的免疫程度了,加上現代科技合成的一些紫外線隔離產品,讓她可以在陽光下行走。不過在李歡的精血融合她的本源只學之前,菲奧娜雖然不畏懼陽光,但絕對談不上喜歡。在逆戟鯨號上,李歡陰差陽錯地進行了溶血儀式,菲奧娜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她自己也悄悄地試驗了一下。
                首先,她能正常進食了。
                要知道吸血鬼也好血族也好,名字里都帶著一個血字,是以為這個族群除了以鮮血為食之外,根本無法進食任何東西。吃倒是可以吃,也可以享受美味,但身體沒辦法以進食的東西作為能量,最終還是要吸食鮮血。在李歡進行完溶血儀之后,菲奧娜覺得自己似乎可以消化一般的食物了。雖然食物帶來的能量還是很少,但這是一個好兆頭。
                然后,菲歐娜的皮膚變得不那么蒼白,而是開始帶著紅潤的血色了。
                那一晚李歡的精血之中帶著的靈氣和精神力瘋狂地沖擊她的本源之血,帶來的高體溫連衣服都焚毀了。從那天晚上之后,菲奧娜的皮膚就帶上了一種淡淡的嬰兒紅,變得十分漂亮。現在有人要說她是吸血鬼,光看皮膚她自己都不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變化,她竟然不畏懼陽光,不僅不畏懼,還喜歡上了曬太陽!
                這就是很扯的事情了。
                吸血生物的傳說源頭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出現在早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希伯來文明、古羅馬文明等的神話傳說。而面色蒼白吸食鮮血的吸血鬼形象更是不停地出沒于文藝作品和都市傳說中。
                吸血鬼最早的起源據稱是圣經中的該隱根據圣經記載,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之后來到荒野,并且生了許多孩子。其中該隱是老大,同時也是世上第三位人類他是個農夫,和牧羊人弟弟共同生活。有次兩人照例向上帝獻祭,由於弟弟畜牧之便,奉上的是豐盛的肉食,該隱的青菜蘿卜便招來上帝不滿。
                該隱憤而謀殺了弟弟,并因此遭受天譴該隱所受的天譴便是終生必需靠吸食活人鮮血,并且永生不死,世世代代受此詛咒的折磨,且不能行走在“陽光之下”,因為陽光也是上帝造物。
                當然,太陽肯定不是上帝造物,但吸血鬼懼怕陽光,根據血族內部近代研究,是因為他們的身體之中有一種特定的“生物酶”,這種生物酶讓賦予了他們不可思議的力量,但極端畏懼紫外線。高等級的吸血鬼可以通過修煉來增強抵抗紫外線的能量,也能通過各種科技手段來避免陽光的傷害,但絕對談不上喜歡。
                在李歡的溶血儀式之后,因為長時間在太平洋而且是赤道附近航行,接觸陽光是避免不了的。也不知道是那一天,菲奧娜看著在甲板上曬太陽的上官晴覺得有些羨慕,她也想嘗試一下陽光浴的味道。這個念頭把她自己嚇了一大跳。雖然她不這么畏懼陽光,但以前絕對不會產生這種念頭。后來菲奧娜一琢磨,從李歡溶血之后,最近自己身體一直在發生變化,也許,自己也能享受陽光了?
                于是她嘗試了一下。
                這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在逆戟鯨號回到南海旅游區港口之前,她幾乎每天都趴在船頭曬太陽,菲奧娜從有記憶開始,第一次感覺身體暖暖的,陽光簡直讓她上癮。船上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看著一個吸血鬼天天趴在船頭曬太陽,一開始好像看恐怖片一樣,以為這個吸血鬼瘋了,不過幾天之后,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而且讓上官晴很是嫉妒的是,這貨曬不黑,無論怎么曬,皮膚還是白里透紅。
                這一切,都是李歡帶來的改變。
                聽菲奧娜說完,李歡呵呵一笑:“也算歪打正著吧,好了,廢話不說了……咱們已經到了,黃教授已經在那邊等著我們了。”
                前方,山城大學的拱門型校門外,黃教授站在門口,沖著李歡揮手。
                李歡停車,將黃教授接上車,開朗的老頭一上車就哈哈大笑:“好久不見了,我應該說新婚快樂對不對?上次在山城飯店的事情沒給你們掃興就好,說起來我還感覺到很愧疚。”
                說完,他看著陳雪:“學校方面雖然給你開了后門,我也知道你身份特殊,但你現在畢竟還沒畢業,學業還是要放在第一位的,明白了嗎?”
                “黃教授,我知道的。”陳雪挽著老頭的胳膊撒嬌:“謝謝黃教授!”
                “黃老您客氣了,是我們把山城飯店搞得一團糟,黃總到最后也沒把賠償的賬單給我,我還想問問他這件事情呢,要不是我,山城飯店頂層也不用重新裝修。”李歡微微一笑。
                “別提這個,你是一個好青年,別把自己搞的一身銅臭!”黃老假裝板著臉,然后自己也笑了:“賠?賠什么?黃成還說托你的福,給你送個大紅包呢!”
                “我把山城飯店頂層給弄廢了,還給我送紅包?”李歡一愣,這黃成怕不是瘋了。
                “哈哈,你不知道,你們的倆的訂婚宴之后,山城飯店的婚宴和壽宴訂單都排到五年之后了,而且都是外地來的大人物,所有人都想沾沾你們這對龍鳳的福氣,黃成那個臭小子現在數錢都數得手抽筋。只是他不敢自己來找你們,不然你早就收到大紅包了。至于頂層被打壞的地方,三天就修復完畢了,這叫因禍得福。”黃教授笑道。
                李歡恍然大悟。
                原來,自己和陳雪的婚宴,已經在國內上層圈子里面傳的人盡皆知。重量級的來賓,一波三折的婚宴,最終一團歡喜的結局中國人有圖吉利的習慣,好像陳國棟那樣的大人物都選在山城飯店舉行訂婚宴,加上當天來參加訂婚宴的都是一干大佬,這就是妥妥的喜氣運氣和財氣啊!
                沾沾富貴氣,沾沾李歡和陳雪這對金童玉女留下的運氣,山城飯店現在成了國內上層圈子舉辦宴會的首選之地,這也是李歡沒想到的。現在山城飯店的陽光禮堂預定價格都被炒到了天價這個價格還不是黃成自己炒起來的,是賓客們為了爭奪場地自己開出來的。
                黃成倒是早就想登門感謝,可惜他也知道李歡和陳雪的身份,眾多大佬尚且要來沾沾他們的貴氣,他一介商人何德何能去登門拜訪?
                這就是階級的差距。
                李歡聽完之后淡淡一笑:“黃老板太客氣,黃教授您是小雪的老師,咱們都是一家人。說起來今天這件事情麻煩嗎?”
                “這位女士要應聘客座教授是吧?”黃教授從反光鏡里看了看一臉淡定的菲奧娜,當下點頭:“自然是沒問題……不過我就是在想,這位女士……最多不過三十歲吧?到底是怎么拿到這么多文憑的?你早上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就核實過她的身份,那些文憑的確是她自己取得的……現在的年輕人,后生可畏啊!”
                “教授稱贊了。”菲奧娜用字正腔圓的漢語說道。
                “不是稱贊,我在你這個年紀,也不過兩個博士學位,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黃教授感嘆:“我這個人不說假話,也不做違心的事情,你沒有本事,就算李歡找我我也不可能答應。你有真材實料,我代表學校歡迎你。”
                有了黃教授的推薦,菲奧娜沒用兩個小時就拿到了一份客座教授的聘書。
                這個速度之快讓李歡都瞠目結舌,本來想讓菲歐娜混個講師就可以足夠了,沒想到一混混成了客座教授。這也難怪,菲奧娜是一個醉心探索知識的血族,在漫長的生命之中累積了多少知識?負責考核的一位博士生導師是內行人,比黃教授這種只醉心考古和地理的更專業,一聽到菲奧娜的全名首先一愣。
                接著,他試探性了問了兩個問題之后,當場就拍板。
                月薪十萬,學校還給分配了單獨的住房,以及一輛寶馬小轎車代步。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李歡忍不住問道。
                “哦,我用我的本名發表過多篇論文,大概是他聽說過吧?”菲奧娜謙虛地說道:“然后問了我兩個關于高能物理和通信量子力學的問題之后,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李歡只感覺自己的信心受到了深深的打擊,學霸的世界他不太懂。
                “歡哥,你別這樣的表情了,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陳雪看著李歡受到打擊的表情,笑瞇瞇地挽著他的手。
                “就是,年輕人,你在你自己的領域已經登峰造極了。”黃教授也說道。
                “行了,在這一方面我早就放棄了。”李歡其他方面都有信心,唯獨專業課這一方面直接認輸。
                陳雪看著李歡的表情,忽然心里一動:“歡哥,你今天有其他的事情嗎?”
                “沒有啊。”李歡搖頭:“我等你們放學,放學之后再回去接爸媽,一起去黃老板那里吃一頓,沒安排什么其他的事情。”
                “這樣,那不如你跟我一起上學好不好?”陳雪一把挽住了李歡的手:“反正你也沒事,你可以旁聽啊。而且我覺得今天的課適合你!你總是打打殺殺的,今天的課是歷史藝術類,多聽聽藝術類課,對修身養性有好處。今天我們有選修課,上課的是佛羅倫薩美術學院回來的年輕教授,長都還挺帥,我們系里好多女生都對他鐘情呢!”
                “這么帥?我的小雪移情別戀了沒有?”李歡哈哈一笑。
                “你好討厭!”陳雪皺起了鼻子:“我晚上回去跟爸媽告狀。”
                “行吧……反正我今天也沒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就去旁聽一次。”李歡想了想,點頭答應。
                “太好了!”陳雪踮起腳尖在李歡臉上親了一下:“我還是第一次和歡哥一起上課呢!”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荒野王座最新章節 //i.qiuxiaoshuo.com/read/144440.html ,歡迎收藏!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七喜手游 4136x.com | www.60108s.com | 1775xx.com | www.df997.com | www.blr5544.com | 4195z.com | www.6033k.com | www.5599nsb.com | 8790q.com | 2078.com | www.ra0008.com | www.790991.com | 2096a.com | www.hr888.com | www.540707.com | 983888n.com | www.04bet8.com | www.038059.com | 228888d.com | www.ba502.com | 8940.com | www.76060p.com | www.36586666.com | 44999193.com | www.js2021.com | www.68312.com | 66887web.com | www.875599.com | www.672766.com | 25288b.com | www.377666m.com | 168cp-c.com | www.bet3650214.com | www.87668y.com | 0008.io | www.00829f.com | www.33598l.com | 091717.com | www.lyjcp.cc | www.65707e.com | www.vns0600.com | www.035647.com | 15a37.net | www.1666888.cc | www.7782l.com | 2266hhgz.com | www.tyc714.com | 91019.net | www.557337.com | www.81455.com | ddd1915.com | www.16181c.com | zhcp31.com | www.599suncity.com | www.33yfa.com | 22qq8331.com | www.661326.com | mf704.com | www.10852a.com | www.375963.com | www.033033o.com | www.77802p.com | 13222p.com | www.7893.ag | xpjbak2.com | www.hg8069.com | www.369072.com | www.888ldz.com | www.9818i.cc |